首页> 体育资讯> 正文

揪出短道危机的万恶之源 冬季中心王濛王春露全是输家

来源:今是资讯网
  
短道速滑队青岛打斗事件引起社会关注,连场危机源于———

  三个女人背后的战争

  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有关短道速滑队青岛内讧事件的处罚决定终于公布。不过这一决定反而激起反弹———多名国家队主力扬言退出国家队,冬奥会冠军王濛当众宣布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大爆短道速滑队黑幕,主教练李琰也痛斥管理中心不遵守合约。如今的短道速滑队危机,不啻为体育界的一场地震。

  A:二王之争源于金牌宿怨

  青岛之前还有丽江事件

  青岛事件最初被爆,主角十分清晰,只是队长王濛和领队王春露两个人的战争。王濛违规喝酒夜归,是对王春露管理权威的直接挑战。这样的事件在运动队内并不少见,只不过短道速滑队闹得更凶,双方上演全武行。

  事后查究原因时,不少长年跟队的记者都会回忆起2003年第十届冬季运动会上的一幕:王濛在比赛中的一次摔倒,将当时还是运动员的王春露连带摔出了赛道,也摔碎了后者希望用一块金牌为自己运动生涯作结的梦。目击者称,当时满脸委屈的王春露趴在冰面,指了王濛许久。这是两人最早的积怨。

  此后,媒体继续深挖,指王濛在队里的领袖地位早已引起王春露的不满。据长春一媒体爆料,指冬奥会后,王濛曾经停训读大学,一年后复出训练,当时王春露十分不情愿,害怕王濛归队后,自己地位受到威胁。两人心结再次加深。而一个月前的丽江事件,就是此次青岛事件的导火索。王春露当时处理方式的欠缺,令王濛等一帮队员的怨气加速膨胀。

  丽江事件是指短道速滑队到云南集训期间,深夜与当地保安因喧哗问题发生肢体冲突,最终出现群殴事件。王濛率先在微博上爆料,指运动员被保安殴打。但事态的发展以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介入,最后短道速滑队向公众道歉并草草回京收场。运动员的怒火和委屈也同时被强行压缩,为日后青岛事件的发生埋下了祸端。

  这种说法昨天在新华社独家专访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时得到证实。据李琰透露,丽江事件发生后,是王春露力挺王濛发的微博,但一转身,却又私下与教练组成员商议,一旦中心领导问起,一致表示不知此事。另外,丽江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王春露向媒体否认队员喝了酒,在和中心领导汇报时,也隐瞒了喝酒的事实。这样的表态令短道队陷入被动。

  据李琰回忆,由于王春露事前作出了力挺队员的表态,性格冲动、讲义气的王濛也一度表示,如果因为丽江的事情令王春露受到中心问责,她将力挺王春露。没想到,转道青岛后,王春露却在背后找个别队员谈话,希望他们远离王濛。队员转头就把这些话告诉了王濛,王春露的两面三刀终于激怒了王濛,她找到李琰表态“不干了”、“不明白为什么领队针对她”。

  李琰在回忆事件时说,丽江的事情直接影响运动员训练情绪,领导处理方法也有问题,批评全是运动员的错,管理者一点问题也没有吗?”矛头直指王春露以及冬季运动管理中心。

  B:队长教练公开决裂

  教练领队内里恶斗

  不过,虽然李琰为王濛说了好话,但在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宣布了对王濛的处罚后,王濛却公然表态与李琰决裂,令人愕然。

  在短道速滑队全体会议上,王濛当众宣称:“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教练,其实平时暗地里说王春露最多的是你。这件事的过程中,你一直在利用我。很多事情因你而起,但一直以来你却选择了沉默,我感到很失望,从现在开始,我和你划清界限!”此言一出,一片哗然,李琰和王春露的恶斗也就此由暗转明。

  在温哥华冬奥会周期,短道速滑队内的关系相对简单有序,更有人用“李、杨、王三驾马车”来形容:李琰是绝对的业务权威,原本的领队杨占武,定位也非常明晰,就是协助教练员,服务队伍,王濛则是队员的凝聚核心。在上一个周期后期,三驾马车度过了一段蜜月期,整支队伍分工明晰,运作良好,从而取得温哥华冬奥会包揽女子四金的辉煌成绩。不过2010年,杨占武受到人民大学的聘请离队,原本的副领队王春露升任领队,权力架构的变更,矛盾逐渐产生。

  与杨占武不同,作为年轻上位者,王春露更需要在队伍里树立威信,据队内队员透露,她平日显得较为强势(这点王春露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承认,有些队员会怕自己),在日常事务中势必与李琰频频产生摩擦。比如李琰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透露,王春露常常在队伍内搞分化,怂恿队员孤立王濛,令队中出现不团结的倾向,影响了队伍的稳定和队员情绪。在青岛集训期间,王春露还在未征求主教练意见的情况下严厉批评一些老队员的训练,得知队员有情绪后,又单独找老队员梁文豪谈话,说“我说的不是你,你练得挺好的,我说的是韩佳良、刘显伟”,并许诺为梁文豪争取赞助。最令李琰感到难以忍受的是,王春露渐渐将矛头直指自己,由于自己在训练和管理理念上与王春露存在分歧,王春露于是要求队内人员,关注李琰的思想动态,跟她汇报。

  王春露的这些作为令李琰感到了愤怒,趁着此次青岛事件的爆发,她主动要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处罚王春露和一直站在王春露一方的助理教练马延君。并控诉冬季运动管理中心违约,“当时我签的合约上清楚写道,需要队伍、助理教练支持我的工作,但现在我的工作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支持。我一直以为运动成绩只和教练员的训练水平有关系。现在看来,这并没有直接关系。”

  C:万恶之源夺金安排

  冰雪省份派别对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短道速滑队闹出这么大的风波也不光是一两个人的矛盾就可以解释。此次处罚决定引发这么大的不满,关键一点是为何只处罚王濛一方,打架的另一方王春露、马延君却毫发未伤。这就牵涉到黑吉两省在冬季项目上的历史纠葛。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中国,冬季项目基本是黑龙江和吉林两省的运动员出成绩,两省利益上的争夺也一直未曾停歇,大至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小至队内,都存在黑龙江和吉林的对立情况。但在短道速滑项目上,中国队常常在比赛中采用“人海战术”,牺牲一部分运动员来保住尖子队员,由于最终金牌只有一枚,因此赛后的利益分配问题最难平衡。长久下来,矛盾的积聚也就越来越多。从这次的事件来看,王濛和李琰同是黑龙江人,王春露为吉林人,就站在了不同的利益集团。据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本来对王濛开出的罚单,只是取消她的国际比赛参赛资格,也就是说王濛可以代表黑龙江队参加全国比赛,结果这一决定遭到吉林人王春露的反对。

  在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的处罚决定出来后,有媒体问王濛是否想到会有这个结果,王濛便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想不到可以看得到呀,长春今天不是就已经有一家媒体报出了这样的结果么?怎么长春的媒体总是可以提前得到消息并知道结果呢?”

  相关报道:

  冬奥会冠军王濛被“炒”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4日宣布,撤销王濛短道速滑队队长职务,取消王濛、刘显伟短道速滑队队员资格,调整回地方队,取消王濛、刘显伟参加国际、国内比赛资格,王濛、刘显伟对损坏的公共物品进行赔偿,王濛、刘显伟作出深刻检查和道歉。

  事情起因是7月24日,正在青岛集训的短道速滑队深夜发生打斗事件。冲突双方为冬奥会冠军王濛与短道速滑队领队王春露。

  按照冬季运动管理中心规定,队员晚上10点后不得外出,不得擅自离队以及喝酒。但当晚查房时,王春露发现包括冬奥会冠军王濛、周洋在内的几名队员均不在房中。在门口守候到11点的王春露于是与酒醉而归的王濛发生打斗,导致王濛双手被玻璃划伤,送院后缝了五十多针。事后宾馆录像被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封存,打斗细节不得而知。据队内助教透露,王春露也因打斗出现轻微脑震荡。事后冬管中心介入调查,认为此次事件性质极为恶劣,并作出撤销王濛短道速滑队队长职务等一系列决定。 (苏荇)

  记者观察:

  冬管中心信任危机

  青岛事件发展至今,已到了不可收拾的态势。王濛说自己被利用了,面对媒体,她几度哽咽,更采取了疯狂的孤注一掷的做法,宣称要以个人名义召开新闻发布会。不过无论如何,作为一名最为拔尖的金牌队员,直愣愣的王濛选择了向王春露挥拳,却一拳击溃了自己的运动生涯。同时迎接她的还有舆论的指责,对她人品的质疑,在这次的事件中,王濛作为出头鸟,付出的代价最为惨重。

  作为曾经的功勋教练,不管王濛说的“利用”是否存在,但这样几败俱伤的结果肯定不是李琰想要得到的。王濛向来在短道速滑界以性格火爆著称,在付出真情实感,却感受不到李琰同样的回报时,王濛选择了与李琰决裂。青岛事件,毫不留情地摧毁了两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深厚感情。更令李琰悲痛的是,自己的职业生涯势必受到打击。如今多名国家队员均提出退队申请,留下的这个烂摊子令李琰一筹莫展。

  从处罚决定看,王春露看似是事件的得益者,但面对队员和教练的质疑,她失去的不但是人心,还有个人的信誉。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更是失败,如此偏颇又遮遮掩掩的事件处理方法,不但面临教练员、运动员两个层面的信任危机,也受到舆论的强烈质疑。一旦王濛所说的新闻发布会真正召开,所谓的兴奋剂事件、赞助商利益分配事件,不知又会扯落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多少块遮羞布。


网页客服系统 http://www.easyliao.com/
今是资讯网